一陣在東方不遠處的爆炸聲及火光驚醒了我,雖然身體的一切感覺十分的遲鈍,但是對於火、與光線的刺激卻令我感到異常的強烈。醒來之後雖然疼痛與飢餓感一直沒有停息過,但是意外的發現了手臂與大腿的肌肉漸漸有復原的現象,不知道是不是昨日老兄提供的食糧的原故,讓我的身體復原了,肚子也沒那麼餓了,雖然效果不大但我畢竟好了許多,不過該死的鞭子還是不停的抽著我。東方不遠處又持續不斷的傳出火光與爆炸聲響,雖然僵屍的本能告訴著我要遠離火焰,但我的理智告訴我,那裡一定有我要找的東西:食物!


我向著東方的火光走過幾個街區,果然不出所料,一波龐大的攻擊正在進行著,為數約15隻的同類正對著一棟平房建築進行著集團式的攻擊,平房的四周被圍上厚厚的鐵絲網集數層的拒馬,面向東方的外圍拒馬與廢棄車輛構成的障礙物便是驚醒我的爆炸聲與火光來源,平房內也不時的傳來槍聲及喧嘩聲,在強大的火力下數位夥伴陸續的倒下,我也意識到這是場我沒有能力參與的戰鬥,目前能做的只有搜索其它的出入口或秘密通道,以利夥伴突圍,沿著住宅區搜索雖然沒看到秘密入口,但卻出現了一張熟悉面孔:在第二天襲擊我並打斷我的手的那位龐克風痞子男。


痞子男抱著肚子留著泊泊鮮血,坐在防火巷的某道木門前,木門很明顯被上了重重的木條,阻擋著任何東西的進出,看來痞子男不但在這次的突襲之中受了重傷還在逃跑的路線上犯了致命的錯誤。人家說冤家路窄果然是真的,因果循環的結果下,冥冥之中神祕的力量指引了我送他走向最後一刻。他微微的哭喊著,可憐的樣子連我都快動容了,不過老實說,他說的每一句話對我來說都猶如火星語一般,沒有一句聽得懂,加上即使我不理會他,他也會在數個小時之內死亡,不如就送他離開吧...


新鮮的血液隨著我的每一次動作濺灑在四週,溫熱的食物也一點一滴的賜福給我的身體,隨著進食,疼痛感消失了,靈魂也好像得到了昇華,力量不停的湧進身體裡,雖然不能理解為什麼,但是有一件可以肯定的事是進食會使我產生力量與愉悅感,就像當我還是個人時沒什麼兩樣。吃完了食物後,也像人一般睡意也快速的襲來,終於,在第四夜裡我可以夢一個好夢了...

創作者介紹

MythZ-放浪者之歌之小遊戲噗

Myt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