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第一天無所事事的漫遊,加上遍尋不著東西可以吃,我的腦袋已經快要爆炸了,永不停息的疼痛感、飢餓感加上對一切事物都相當的模糊不清,我無法判斷自己在哪哩,該去哪裡找吃的,街上的建築物在我的眼裡看來都是模糊的一團,並不是因為我是個近視的關係,而是它們看起來來就像拿掉我那300度的眼鏡看東西一樣,雖然我的眼鏡現在只剩下一片但是老實說兩眼看到的東西並沒有太大的差異,唯一的差別是帶眼鏡的那一眼有比較清晰的中央視野,就像魚眼效果一般,只有中間的視野是清晰的... 雖然這裡應該是我公司附近的街上,但是老實說我無法判斷我身處的位置,即使這地方應該就像我家後院:長年的在這邊工作、吃飯、休閒,這裡就是我的地盤!! 但是現在我完全認不出這裡的巷道,招牌、建築甚至文字... 看來成為僵屍對我珍貴的大腦傷害真的很大... 我猜我得出這樣的理論的時間大概也比平時多花了數十倍甚至數百倍的時間吧? 畢竟自醒過來到四處搜索找吃的都已經不知道穿越過多少街道了...平常我一定只需要花個2~3秒就可以理解但現在竟然要花上這麼久的時間...更慘的是完全沒有食物的蹤跡,因為幾乎所有的房門都被拒馬或木條釘死了...

 

       面對這些重重的阻礙,很明顯的是食物們蓄意造成的,我可以理解,假使我還活著面對這樣的時局我也會這麼做...甚至封死所有我看得到的門,即使裡面根本什麼東西都沒有。讓僵屍花費大量的時間破壞假門,並在他製造聲響的同時得以提醒我是否要好好教訓那個愚蠢的東西,亦或是轉移藏身地點...只是沒想到現在自己也變成了這群愚蠢的東西的一員,還妄想著要與比我機靈的食物搏鬥... 天啊! 如果我遇到自己的翻版一定會被狠狠的修理... 不論如何封死的門就好像RPG遊戲裡的寶箱或阿甘的巧克力一樣,你永遠不知道裡面藏著什麼。

 

        不過有拆有希望!!絕望又無望的我就這樣的拆著希望的大門,渴望著大門後有什麼可以給我回饋的東西,但世界是殘酷的,即使是死後或死不了的世界亦然,我死命的揮舞著雙臂敲擊拆了不知道有多久,這門才損毀了一點點,也就在我揮舞著雙臂的當下,突然有人自我的背後重重的賞了我一計。是金屬球棒輕脆的聲音嗎? 看來我的人類翻版出現要好好的教訓我一頓了... 雖然被賞了一棒安打,但是老實說疼痛感沒有想像中來的強烈,可能是身為僵屍的刺痛感大過被攻擊的疼痛感,習慣了大痛小痛就也只是小菜一疊,無痛分娩不也是如此嗎? "!!" 又一棍向我狠狠的襲來,這次是打在我的左手上,看著左手被打擊變形但又絲毫沒有疼痛感真是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如果我來活著的話我肯定唉唉大叫,因為我的手很明顯的骨折了... 球棒持續的朝著我揮舞,雖然不痛,但是仍會本能性的舉起手來防護,即使我的左手前臂骨頭很明顯的已經斷了,若不是還有骨肉相連我想我應該就要跟我的左手說再見了...

 

         就在這樣的想法閃過的同時,攻擊停止了... 依稀還記得攻擊我的男子是個高180公分瘦高體型身穿龐克風外套、緊身皮褲、有點爆牙的痞子男,就像你去春天吶喊會看到的那種痞痞的男生,他氣喘吁吁瞥向前方,急急忙忙的多踹了我兩腳之後就帶著球棒逃走了,看來是夥伴來了...倒在地上的我勉強的想從地上爬起來,但是斷了一隻手帶給我的不便讓我不是很容易站起來,看著自己的左手,老實說真的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刺痛感、飢餓感、疼痛感才在這個時候一次襲來... 看來僵屍的神經傳導比人慢還慢很多,不過!!..........!!還是很痛... 看看斷肢...想想自己真是叫人悲從中來... 只可惜我流不出眼淚... 真的好想哭啊...嗚嗚... 我好累...好餓...又好痛啊...

創作者介紹

MythZ-放浪者之歌之小遊戲噗

Myt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