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我身為死人的日子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黑水警局殲滅後兩天,面對生存壓力的硬屍團正準備籌畫下一次的攻擊,由於溪連本地大多數的重要建築由於硬屍團的活躍都已經被活屍所占據,而要一次獲得大量的食物來源只能靠著向外發展了...

Myt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又在溪連流連的兩天,突然想到一件事,為什麼倖存者的數量不會不足以維持活屍數量,還有假使按照食物供需來說,大多數的活屍要維持生命除了仰賴神秘的化學物外,再來就是得依靠外在食物的補給了,雖然活屍之間會相互啃食,但是要長期維持族群數量除了像硬屍團這樣定期作集體狩獵的團體之外,其它的殭屍應該很難維持穩定的食物來源,假使大多數的殭屍都是仰賴互相啃食來獲取神秘的化學物來源的話,那也就代表著其實不只是人類族群數量在減少,殭屍族群亦然。

Myt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ay 15 黑水警局的末日

        黑獅是一個攻擊欲望極強的活屍,彷彿攻擊與破壞就是他生命的一切,幾乎所有的攻擊活動他都會參與,包括幾天前的溪連醫院之役,黑獅就是帶領東側門僵屍突襲的首領,也因此才騙過倖存者指揮官。黑獅手下有負責破壞障礙物與拒馬的天啟四騎士:鐵腕、巨門、剛毛及探狗,主導主要出入口的障礙清除及集團式突襲。今天他們要重新血祭黑血警局。

Myt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一天隨著大夥移動到溪連市外圍黑水河畔的黑水警局,看來有僵屍集團:硬派僵屍團即將針對黑水警局展開攻擊。黑水警局,是溪連市警察局中的一個重要的分局,溪連市由於長期的封閉,地方勢力向來都很穩固,但自從各項社會建設開始動工之後,由於它的位處邊陲導至的低房價,使的一些收入較低的外來移民開始入住,一開始還相安無事,但隨著中低收入者漸多,各項生活習慣與社會階級分隔漸漸的讓舊有溪連人與外來移民產生摩擦,摩擦衝突最嚴重的地方就是位於東方外圍的黑水河交界處。當地以外來移民為主的幫派硬台幫就曾與溪連當地人為主的幫派集團溪浪幫(溪連浪子幫)發生多次械鬥,後來為了維護當地治安便在該地點設立了黑水警局,主要目標也是在於消彌幫派械鬥並減少該區域不斷的竊盜事件,大感染爆發之後,大多數的外來移民都變成了活屍,雖然活人已死,但仇恨尚存,硬台幫變演變成了硬屍團(硬派僵屍團)。


Myt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拆了一整天的封死的門及拒馬,今天總算可以從氣旋式修車廠離開了,看來活人比死人還要來的壞心許多,打不贏就把你關起來,聽起來是個挺合理的策略,不過說真的有時間封門為什麼不進來砍死我算了? 我想大概是我們都睜著眼睡覺,加上不自覺的晃動,看起來就像精神病患一樣,隨時都會醒來發個瘋或是攻擊人的樣子,假使是我我也不會想接近。

Myt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自溪連市外圍的氣旋式修車廠醒了過來,今天醒來的狀況還不錯,各個身體狀況已經逐步的在恢復,同時我發現自己的右手的指甲變成了利爪狀,而左手卻沒有? 由於右手是撿來的,印象中,它一開始並沒有長出利爪, 難不成是我的身體又再次的進化了一次? 想一想,假使僵屍不需要一直的尋找活人進食並可以不停的進化或演化的話,或許它會是一個地表上比人類更優秀的強勢物種就演化上來說,藉進食成長、快速的恢復能力、永不死亡、隨環境進化出所需之能力、體型及外表,重點是演化速度出奇的快速,這樣的物種確實是有機會當上地面霸主,但大前提是需有足夠的食物鏈供給演化

Myt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溪連醫院之役後,我直接在醫院內過夜,隔天醒來發現大多數的弟兄都離開了,但是地上也沒有屍體被留下可以讓我當早餐,這些傢伙們一定是餓瘋了!!什麼都沒留下!?滿心洩氣的我邊搜索邊向溪大門前進,皇天不負苦心人,靠近門口的地方剛好有一個老兄正在用餐,我湊上前去想分一
份免錢的早餐。等等!! 這老兄看起來還真是眼熟? 這不是痞子男嗎?

Myt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又過了一天,我的身體總算恢復了原狀,雖然左手依然焦黑、右手依然七零八落,不過比起前兩天我確實好了許多,最起碼我已經可以重新站起來了。醫院的攻擊一直持續到今日都還沒結束,算起來最少也已經三天了,醫院火力夜慢慢的減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層層繁複的阻礙物工程,看來醫院內的補給物資也將面臨短缺了,由於是第三天了,醫院外圍聚集的僵屍集團也由三十幾位到現在的一百多名僵屍!!看來最後的戰鬥即將開始了。

Myt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啊!!我的身體又更痛了!! 對了!!我的下半身復原了沒啊? ㄟ? 我的右手呢? 還有我的左手怎麼是黑的? 這是怎麼回事? 天空下著磅礡大雨,旁邊的屍體堆冒著零星的火光,看來大概猜得到是怎麼一回事了,活人並沒想像中那麼笨,到是身為活死人的我還笨了些... 生還者放火燒掉這些受感染的屍體,雖然不見得燒的死僵屍,但是最起碼可以延緩我們復甦的速度...幸運如我者,被大雨救了痕來,不幸的就在旁邊變成炭火烤肉了!不過自己也沒有多幸運,左上半身與下半身幾乎都被烤熟了。我的身體復原的也沒有想像中的快,下半身雖已有部分的肌肉連結回上半身,但假使亂動我想我的身體很快又會分家的,還好有烤肉讓我的身體密著度向上提升了許多(苦笑),但代價是該死的熱灼痛,這次不是好像被地獄業火灼燒了,是真的被燒了... 看來假使要讓身體安心的恢復也是要找安全的棲身場所的,隨便躺在路邊的下場就是這樣,我的左手殘缺不全,右手又不知去向,看來只能跟其他老兄借用一下了。

Myt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殭屍的好處是不管怎樣致命的事發生在你身上,你永遠不會真正的死去。今天醒來的時候,我躺在大街上,我可憐的下半身不知道跑哪去了,旁邊還堆了一大堆的屍體,建築物又圍起了異常嚴密的障礙物,看來我還算好運不需要扭著頭找身體,旁邊的老兄就沒那麼幸運了...看來醫院裡躲藏的人類遠超乎我們想像的多,而且火力也還不少,只是不知為何的分成兩派,望像屍體堆,裡面大多數的屍體穿著泛血的白袍,白袍上還有生靈科技的LOGO,看來死的大多是生靈科技的研究人員及少數的民兵,火力強大的軍方大兵到是沒有幾個。

Myt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喔!! 好痛!! 嗚喔!! 怎麼回事!! 嗚哇!! 再睜眼的瞬間看到一個穿著釣魚背心的青少年正拿著刀戳著我的胸口!! 雖然我了解,他可能正在拿我在洩恨,宣洩他的親人朋友已經消逝的情緒,但是對於一個餓兩天的殭屍來說實在是個反撲的好時機,它也可能太過入神了!! 嗚喔! 又插了我一刀!! 眼見機不可失,啊!! 又一刀!! 我順勢向前撲倒他,對著他的脖子上第一口,哇啊!! 又一刀插向我的胸口!! 這小朋友雖然被我撲倒了但是還未喪失求生意志,這一刀也插的我撲了個大空,他又順勢的把我翻過來,又補上兩腳在我腹部上,天啊!! 我真是丟臉,倒在地上的我就這樣的讓到嘴的鴨子飛了。望向逃走的小朋友,再看看自己可憐的樣子,哀! 誰叫我對女人與小孩都是這麼的心軟...

Myt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醒來發現我的左手又斷了,更慘的是這次連手掌的肉都快不見了,雖然殭屍的痛覺很遲鈍,但是沒道理在我睡著的時候有人把我的手掌拿來配電影吃我會不知道吧... 看來這附近找不到東西吃的老兄很多啊!看了看身旁發現自己其實算好的,有個可憐的老兄整個下半身都被吃掉了... 這些傢伙是怎麼回事啊!大家都餓瘋了是嗎?

        突然我意識到我站在巴璽爾醫院的外面,這醫院的特色是有一個超豪華的玻璃旋轉門,記得還活著時來看病時都會有小朋友在旋轉門裡玩,搞的警衛跟其他病人很緊張,現在整個旋轉門已被整個堵死了,毫無美感可言,唯一剩下的是他那諾大的旋轉門骨架。沒想到進食對我的影響這麼的大,我的腦袋可以記起以前的回憶了,也看得懂文字的意義了,不再是之前見字不見意的那樣了。

Myt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醒過來的當下,我覺得神清氣爽了許多,斷臂也漸漸的復原了,頭腦也比之前來的清晰,思緒整個都快了起來,原來食物的作用不僅可以減緩疼痛、消除肌餓感還可以讓我們獲得另一種層面的進化。託痞子的福,今天在街上閒晃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漸漸的看得懂街上的招牌在寫什麼了:"爆屌改車"、"-4便利商店"、"小綿羊機車"... 看來吃人還會讓我們越來越像人,越來越能記起以往的事物...

    經過昨日的經驗,我體悟了一件事:打獵從來都不是件單打獨鬥的事。一個僵屍的威脅性向來都不大,動作緩慢、攻擊遲鈍加上一個僵屍根本無法突破拒馬或木門,所以僵屍也必須是社會性的"動物",需要靠群體的力量才能夠有效的狩獵。依循著這套理論,首先,先找幾個老兄跟著集體行動,藉著老兄與老兄構成包圍網,誘導獵物往攻擊點移動,最後再一舉成擒。雖然並無法實際的與其他老兄溝通,但是藉由這套理論進行觀察與走位配合,今天集體獵獲了3個獵物,雖然自己並未有機會參與攻擊及進食,但是很明顯的這套理論是可以讓我類有效率的獵食的。

    忙了一整天,雖然沒有東西吃感覺不太好,但是理論成功的喜悅感是其他東西無法比擬的。


Myt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陣在東方不遠處的爆炸聲及火光驚醒了我,雖然身體的一切感覺十分的遲鈍,但是對於火、與光線的刺激卻令我感到異常的強烈。醒來之後雖然疼痛與飢餓感一直沒有停息過,但是意外的發現了手臂與大腿的肌肉漸漸有復原的現象,不知道是不是昨日老兄提供的食糧的原故,讓我的身體復原了,肚子也沒那麼餓了,雖然效果不大但我畢竟好了許多,不過該死的鞭子還是不停的抽著我。東方不遠處又持續不斷的傳出火光與爆炸聲響,雖然僵屍的本能告訴著我要遠離火焰,但我的理智告訴我,那裡一定有我要找的東西:食物!

Myt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天睡得不是很好,中間醒了過來,同時發現自己又倒在地上,可能是生理反應改變了的關係,總覺得躺著讓整個僵屍很不舒服,這也大概是為什麼我跟其他老兄打招呼的時候他們不太理我,因為他們應該在睡覺,還張著眼站著睡,不時打打哆嗦,嘴裡念念有詞,就像我還是人的時候一樣,只是差別是現在站著睡覺,躺著反而會讓殭屍有接近死亡的恐懼,這也是為什麼大家都站著睡。至於為什麼倒在地上? 只依稀記著做了一個被僵屍咬的夢:一個中年禿頭胖殭屍從我的正前方撲倒我,他也倒在我身上,他的目光對我的脖子與不青春的肉體露出了貪婪,剩下的事我就完全不記得了... 

Myt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經過第一天無所事事的漫遊,加上遍尋不著東西可以吃,我的腦袋已經快要爆炸了,永不停息的疼痛感、飢餓感加上對一切事物都相當的模糊不清,我無法判斷自己在哪哩,該去哪裡找吃的,街上的建築物在我的眼裡看來都是模糊的一團,並不是因為我是個近視的關係,而是它們看起來來就像拿掉我那300度的眼鏡看東西一樣,雖然我的眼鏡現在只剩下一片但是老實說兩眼看到的東西並沒有太大的差異,唯一的差別是帶眼鏡的那一眼有比較清晰的中央視野,就像魚眼效果一般,只有中間的視野是清晰的... 雖然這裡應該是我公司附近的街上,但是老實說我無法判斷我身處的位置,即使這地方應該就像我家後院:長年的在這邊工作、吃飯、休閒,這裡就是我的地盤!! 但是現在我完全認不出這裡的巷道,招牌、建築甚至文字... 看來成為僵屍對我珍貴的大腦傷害真的很大... 我猜我得出這樣的理論的時間大概也比平時多花了數十倍甚至數百倍的時間吧? 畢竟自醒過來到四處搜索找吃的都已經不知道穿越過多少街道了...平常我一定只需要花個2~3秒就可以理解但現在竟然要花上這麼久的時間...更慘的是完全沒有食物的蹤跡,因為幾乎所有的房門都被拒馬或木條釘死了...

Myt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從一片荒地之中醒來,我的頭疼痛的就像被靈魂風暴轟炸過一般,我的手看起來失去色澤如樹枝一般,摸摸我那爆痛的頭的同時發現自己的頭上有個大窟窿,此時我意識到了自己已經成為電影裡的僵屍了,由於沒有鏡子我無從看見自己可悲的面容,只知道假使要以僵屍的角色好好適應這片被汙染的荒土,我最好趕快熟悉這片大地上的生存法則。四週一眼望去只看的到幾棟殘破不堪的建築物及幾片寸草不生的荒原,附近雖有幾個同為僵屍的老兄在四處閒晃,但是身體的殘缺使我只能發出「喔~~!」「喀~~!」或「骷~~!」之類的聲音,連我自己也不確定這是甚麼意思,更別說那些僵屍老兄是不是聽得懂了!僵屍老兄們目光空洞的望著我,我甚至無法知道他們是否有注意到我在呼喚牠們,我僅剩的意識告訴我,我只能自求多福了。

Myt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