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醒來發現我的左手又斷了,更慘的是這次連手掌的肉都快不見了,雖然殭屍的痛覺很遲鈍,但是沒道理在我睡著的時候有人把我的手掌拿來配電影吃我會不知道吧... 看來這附近找不到東西吃的老兄很多啊!看了看身旁發現自己其實算好的,有個可憐的老兄整個下半身都被吃掉了... 這些傢伙是怎麼回事啊!大家都餓瘋了是嗎?

        突然我意識到我站在巴璽爾醫院的外面,這醫院的特色是有一個超豪華的玻璃旋轉門,記得還活著時來看病時都會有小朋友在旋轉門裡玩,搞的警衛跟其他病人很緊張,現在整個旋轉門已被整個堵死了,毫無美感可言,唯一剩下的是他那諾大的旋轉門骨架。沒想到進食對我的影響這麼的大,我的腦袋可以記起以前的回憶了,也看得懂文字的意義了,不再是之前見字不見意的那樣了。

        醫院的旁邊就是市立墓園3號,我沿著墓園向東方搜索,邊搜索邊重新認識這個我已不再熟識的世界。常去的派羅特俱樂部是一個有名的附有卡拉OK的電影迷俱樂部,喜歡電影的我常會在週三帶著安娜去吃晚餐順便在裡面看些經典老片及聽聽其他電影迷唱主題曲唱到破喉嚨,天啊! 那段日子真是讓人懷念,現在它是一棟由外圍被封死的大房子,外圍還被噴上"上帝並不存在!"的噴漆,透過碎玻璃窗向內望還可以看見投射光打在舞台上,等等!! 這房子明明就沒有人還封死還打光在台上是想讓我們怎樣!? 是要騙殭屍打拒馬拆木門進去搶麥克風唱卡拉OK嗎? 活人的心機還真是重啊!!!

        派羅特俱樂部旁邊就是著名的史黛芬妮汽車旅館, 希臘式的白色外牆粉刷打上粉紅色的光線與粉色系的大緞帶,一看就讓人知道這地方是作什麼的,哈哈!只可惜一直沒機會帶安娜來體驗看看,都怪我整天把時間花在工作上,都沒什麼時間享受人生,不過現在到是可以享受第二人生了,只是是半死不活的人生。
        
        再向前走又是坐車常會經過的潮來車站,這地方以前地勢低常常下雨就淹水,加上風又大,大風吹拂著大水看起來就好像潮水襲來一般,後來就被叫作潮來...

        說到安娜,不知道她現在人是否還安好,是不是還活著? 還是像我一樣變成活死人了?不論如何,希望它能夠平安,能夠坦然的的接受她現在的樣子。

        逛了一整天的街想起許多以往的回憶,雖然大多數的建築依舊在,但是人事真的已全非了!!不過感傷也治療不了我現在的狀況,我猜我只能以目前的身分好好的活下去,最起碼活到重新見到安娜為止...

創作者介紹

MythZ-放浪者之歌之小遊戲噗

Myth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